就這樣的愛情

記得,十一歲那年,談戀愛了。那時候的愛情,總那麼簡單,卻還免不了很多羞澀的情懷,見了面,羞得說不出話,彼此卻依然充滿在一起的欲望,哪怕能多看對方幾眼,也算心滿意足了。“一日不見,如別三秋。”卻不明白想她的是什麼?她的美麗?或許是吧!她的柔情?還算過得去!她甜美的微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笑?可她不是經常對我微笑呀!大概都不是,而是因為那片默默的情懷只有她的存在。

 

後來,當那份最初的愛情逝去,也又談了不少的愛,可那種最開始的心跳;最曖昧的神態;最矜持的表現;及那顆最狂熱的內心,卻離我們而去。所以,總是大紅大紫,愛到曲終人散是,常常很坦白的擺下三個字“分手吧”。而對方的回答更為讓人愕然“您早就該說了……”。或許因為年青,我們才對感情不消一顧。就像玩玩具。玩過後,好玩了,再玩,不好玩了,拋棄。

 

又過了幾年啊!當我們的思想,感情進了一步喧嘩時,便開始一個人靜靜的座在家裏唱著《後來》,然後不停的抹眼淚,發現曾經有太多的愛情被自己錯過了,後悔了。然後又情不自禁的對著一些愛情歷史餘物輕輕的背誦著“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愛情放在我面前,我沒有珍願景村 退款惜,現在想起來後悔莫急,如果……”

 

在這般活力的年齡,我們可能認為世間最珍貴的東西乃“已失去,得不到。”最後只有信佛了,一切跟著感覺走,隨緣去。再也不去苛求一份虛無飄渺的愛情。認為一生人愛過那麼幾次也就足夠了,也許根底並非如此。可能還是年青,承受不了這愛情中的酸甜苦辣。

 

但歲月畢竟如流水,看似不動,卻在淌。當年青已成往事,外表還故做瀟灑,說這也沒啥了不得,會遇到更好的。但外傷易好,內傷南愈,帶著這破碎的愛尋覓下一個真愛,卻始終碰到一樣殘缺的愛,之後就再也不相信真愛了。最後年紀到了,隨便找人嫁(娶)了。把那些無情探索四十 呃人的眼神,甜蜜體貼的話語,絢麗繽紛的午夜,詩情浪漫的雨季……部壓抑或儲存在人生某段美好的回憶裏。

 

當一場大雪覆蓋了這一切,我們的情,愛,欲都被深埋了起來,只留下了一個飄雪的愛情故事,和一句真切的感悟——珍惜現在所擁有的幸福吧。

留一點專注的時間給孩子

每天早上五點半,我一般都會自動醒來,起床,洗漱,坐在陽臺前,打開電腦,深吸一口早晨的空氣,寫文。

 

幾乎這已經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所以我將早上這一點時間看的非常重要,不希望被打擾。

 

前天早上還是一樣,我準備好坐下,正在寫文同時,聽到房間裏女兒在大聲叫著爸爸。我心想有老婆和女兒在房間,就沒有過多理睬,繼續打字。

 

過了一會,房間門打開,女兒一臉微笑幾乎是小跑著從房間裏出來。剛剛從睡夢裏醒來的緣故,頭髮還沒來得及梳,睡眼惺忪的雙眼瞪著我,笑著向我跑來。

 

女兒還不到兩歲,表達心情最直觀的就是面部的微笑以及不那麼嫺熟的小跑。儘管小跑起來有些歪歪扭扭,還是可以看出非常激動。

 

這時候老婆也出來了,最近老婆在準備一項考試,所以應該是早上很早就起來在房間裏看書。現在老婆看到女兒出來,自己拿著書到客廳裏看。

 

女兒跑到我跟前,好奇的看著電腦螢幕,雙手在鍵盤上雙管齊下,拍打鍵盤的聲音劈裏啪啦,非常清脆,也非常高興。我寫文剛好一半,被女兒打斷了,就希望她先去客廳自己玩會,我寫完再陪她玩。

 

於是我沒有過多和女兒互動,只是機械性的把女兒的小手從鍵盤上拿開,隨便從角落裏撿到一個小玩具遞給她,把她抱到客廳,然後我就繼續坐下來,寫文。

 

期間我發現她可能發現我的冷淡反應,就乾脆拿著我剛才遞給她的玩具,圍到老婆身邊,嘴裏不那麼連貫地說著:“媽媽,看”。時而又自己笑起來,時而把玩具在地上弄出聲音,想引起老婆的注意。

 

當時老婆一邊在看書,一遍象徵性的回應一下。女兒乾脆起來,把雙手放在臉上,舌頭伸出來收回去。之前女兒看動畫片自己學會的這個調皮的動作,每當她做出這個動作,我和老婆都會立刻也做出這個動作回應她,逗她。

醉沉藍色妖姬

喜歡夏宇橋沒有什麼特殊的理由,只是深深的迷戀上他曾經放在我腰際的手,說不出的感覺,是溫暖還是熾熱。他是一個極其不愛說話的男子,也沒有什麼不良的嗜好,很少抽煙,從不糜爛於燈紅酒綠。對我,他一直都是淡淡的關心,他從沒有說過喜歡我,但我知道,除我以外,他沒再找過別的女孩兒,我以為這樣淺淺的模糊不清的感覺會持續很久。

 

終於有一天他說,莫小青,我有女朋友了。我淡定的點著頭,微笑著道:“恭喜啦,嘿嘿。”他的表情依舊不多,很淡漠的看著窗外。沉默了很久他說,你還是我的好朋友,現在是,以後也是。我沒有問他為什麼有了這個女朋友,他也沒有主動的提及為什麼就選擇了那個叫若曦的女孩子做他的女朋友。

 

這一次,我沒在他的住處停留那麼長時間,出來時,已經夕陽西下,曖曖的餘暉斜照在身上,閃映了胸前的吊墜,這是他送給我的,他告訴我,看見這個就會想起他,我記得他當時似笑非笑的表情,又有些忍俊不禁的樣子。

 

酒吧“軒”靜靜的躺在勁瀾街18號,仿佛與每日門前的氣息並不符合,果真表裏如一嗎?外表的平靜會掩飾住內在的狂野?我小心翼翼的推開酒吧沉重的門,舞臺中央狂躁的音樂充斥了我的耳朵,本想離開,憂鬱過後,還是選擇了一個角落坐了下來。一個外貌俊俏的服務生走到我的面前,“請問小姐想喝點什麼?”我疑心聽錯了,那個聲音太讓我熟悉,抬起頭一看,果真不是,或許是我想他想得太深。他怔怔的看著我,讓我有些尷尬。“請問小姐想喝點什麼?”他又問了我一次。“有藍色妖姬嗎?”“有。”淡藍的顏色,透明清澈,我捏起高腳杯,一口一口的輕啜。甜甜的香檳味道,就那麼不自然的讓我回憶起和夏宇橋的初識,那些點點滴滴的幸福漸漸浮現腦海,或許這樣的回憶根本就不適合在這樣霓燈下想起,於是我目光轉移到了舞臺。那些野性十足的女子正在狂舞,我都沒想到我莫小青居然也可以沉醉在這樣的世界,我不禁黯然自笑,我的清純都跑到哪里去了?

 

酒開始在身體裏發揮作用,感覺臉在發燒,一陣一陣向上湧的熱感讓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身體上的行動,僅憑著曾經有的那一點點舞蹈功底,我在DJ熱曲中一展火辣的身材和舞姿。台下立刻起哄了,那些爛醉如泥的男子正在拍手叫好。儘管我醉了,但我仍然能夠聽得見他們的說話聲:“這是誰家的靚妞哇,舞跳的太有熱感了。”隨即,一只手就不壞好意的在我的癱軟的身軀上游走,我貌似太沒有力氣,抬起的手終究又垂下了。再後來我就沒有了感覺,也不知道自己後來回到了哪兒。

墓地的女孩

在南山的永福園陵每當周天你都會看見這個女孩,她總是帶著一只百合花,在89號墓前放好後,她會從口袋裏拿出幾封信,沒人能聽見她讀的是什麼,但每個人都可以看出她讀的是那樣認真、那樣深情。讀完信她會在墳前默默的把信燒了,然後一個人抱著膝蓋靜靜的在那裏坐很久很久。

 

墓地的女孩墓地的管理員們覺得很是好奇,因為除了節日很少有人像她這樣每週都來掃墓,而且每週都寫卓悅幾封信。雖然很好奇,可沒有人去打擾姑娘。就這樣來來回回,姑娘一如昨日,風雨未曾間斷。管理員們都很是欽佩姑娘的這種堅持。

 

在六月的一個週三早上,墓地像往常一樣的安靜,除了一對老年夫婦來過就再也沒有人來了。管理員們各自打掃著各自負責區域的衛生,這時不知誰發出了說了一聲:“咦?”打破了墓地的平靜。人們看見那姑娘又來了,可今天不是周天啊,大家覺得姑娘真是越來越奇怪了。

 

姑娘挎著一個籃子,當姑娘走到墓前的時候人們才發現那墓碑前已經放了好些東西,原來已經有人來祭拜過了。這時人們才想起早上的那對老夫婦,一定是他們。姑娘從籃子裏拿出了一只百合,還有幾盤水果,上了一炷香。做好這一切後,姑娘拿出了一封信像往常一樣的讀起來,信還沒讀完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管理員們都往休息室跑去,因為那是園陵中唯一可以躲雨的地方。姑娘無法也向那裏跑去。

 

也許姑娘是有些害羞,也許是不想給別人添麻煩,她沒有卓悅進休息室,她只是躲在外面的屋簷下,等雨一停她就想離開這。可是管理員們不忍心看姑娘一個人在外面躲雨,再三邀請她進屋子來躲雨,姑娘實在是拗不過,只好進屋去。一位阿姨給姑娘倒了杯熱水,在一陣沉默後忍不住好奇的老甲——墓地的管理員都這麼叫他,終於開了口。

 

“姑娘你是來看你男朋友的吧!”姑娘搖了搖頭。

 

“那一定是來看你的親人的。”姑娘還是搖了搖頭。

 

老甲實在是憋不住了,“姑娘他到底是你什麼人啊?”

 

姑娘咬著嘴唇,好像在很努力的回憶,喃喃的說:“他是我卓悅什麼人?”眼角有些迷離。這時大家都忍不住了。“姑娘你能給我們講講你們之間的事嗎?”“姑娘你就講講吧!”看著大家都快哀求了,姑娘深深的吸了口氣,可是可以看出還是難平心中起伏的心緒。姑娘講起了他們的故事。

 

那是兩年多前,姑娘被檢查出得了白血病,不過不是晚期,只要積極的配合醫生的治療康復的希望還是很大的。很快姑娘就住進了醫院,被安排在五號病房四號床。同病房的一號床還有一位病人,年齡和自己差不多,是一個小夥子,身體很是消瘦,不過透過臉部的輪廓一看就知道以前是一個大帥哥。聽母親說他叫徐彬,已經血癌晚期了,如果再找不到合適的骨髓進行移植可能活不過一年。

 

姑娘開始的時候很是積極的配合醫生的治療,治療效果也不錯。打化療的時候姑娘都沒吭過聲,可是在剪她那一頭長髮的時候,姑娘還是心疼的哭了。

愛,應該給與你什麼?

“你仔細想想,你能給予我什麼?經濟的滿足,還是最終的歸宿?你不能! 所以……”

 

或許,我真的很幼稚,或許,我真的沒有長大,或許,我太認真癡情,或許,你所說的是我真的做不到的事情……但是,我還是在我們的影子後面去感歎,感歎歲月見證不了不變的愛,那些曾經的誓言和承諾,都是一時幸福的狂幻,又有多少是真?何況我們並沒有什麼誓言和承諾!

 

多少“揀盡寒枝都不棲”的狂傲,收穫的卻只是生命的一種殘忍,多年以後,物是Neo skin lab 好唔好 人非,我們還能留住什麼?還能擁有什麼?

 

我們需要的始終不是蜜語甜言,而是一起走下去的耐心,那必須是一份比海還深的愛,那才是,時光裏永遠不朽的“四月天”。可這樣的耐心你有嗎?

 

可惜啊,可惜,感歎之後又不知道可惜什麼!

 

多少等待,滄桑了歲月,成為年華裏的遺憾。或許,所有的事冥冥之中皆有定數,“難以永遠”,是否就是我們最終的結局?

 

記憶的梗上,種植了太多美好的夢幻,卻收穫了太多虛浮飄渺的暫時。歲月掩藏了怎樣的始如甘露、最終肝腸寸斷的故事?

 

一個淚眼婆娑的夜晚,從前一樣美麗。在歲月的溪邊靜憩,撿拾多少難以忘懷的Neo skin lab 傳銷詩行?星光潸然著無言的溫柔,不管經年之後,誰是誰的誰,都是陌上寒煙。讓那些記憶輕輕安睡時光的飛羽,讓敵意猶如過眼雲煙,讓走過的歲月流芳……

 

一眼,穿碎春末的咖啡,一眼,燒開酷夏裏清涼的雨,一眼,望穿世界上所有的秋水,滿眼,滿眼在冬天裏沒有看見一場雪。只覺得,在那個婆娑的夜晚,你總從記憶走來。

 

無論什麼成為結局,那又有什麼關係?既然鍾情於玫瑰,就勇敢的吐露真誠,如果覺得玫瑰貧瘠,就去盡攬鬱金香,那是你的自由。有情,暗香浮動恰好,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幾許私欲,足以憔悴了一顆羸弱的心,幾句言語,也足以讓你赤裸在別人面前。能否伸出手,握住虔誠,握住韶華與純真,不讓無奈飄灑一地?其實很簡單,夜空裏一雙溫柔的眼睛,輕擁那些年華裏盛開的驕傲,柔婉了一蓑煙雨,嫵媚了庭院深深。足夠了,足夠了,不能Neo skin lab 黑店 太貪婪!

 

午夜夢回,那人燈火闌珊處,只要彼此愛過一次,便是無憾的人生,你在,我不負你。

 

那些一起走過的花瓣路,那些花瓣輕輕落在你的發梢,熏暖了容顏。那些盛開過的驕傲,暗香浮動,芬芳過你的心我的心已經足夠。有許多不舍,星光的盡頭,依然有我飽滿的溫柔。

 

春風,已經輕輕地吹來,仿佛遠方你的輕撫,恍惚,椰林逐斜陽,那些皺紋都在舒展,歡顏如昨。有一些感情,都成了記憶裏的風水,無法浸染一縷炊煙,終究是霧裏看花,聲聲歎。

異性朋友之區別

男性朋友:他會說好多好聽的話,你再怎麼發脾氣他都笑嘻嘻的。

男朋友:他只會對你說有用的話,談論你的生活、健康、學習等方面的事。

老公:他會嫌你話多,也不會說甜言蜜語給你聽,甚至只會指揮你做這做那,因為他認為你是他的。他習慣了!

 

男性朋友:他不在乎你和其他的男生來往,他只覺得和你在一起開hifu拉皮心就好,沒有想也根本不會想到你們的將來。

男朋友:你要是和其他的男生在一起,他會吃醋,會不高興,甚至想扁那個男生,他不願意和其他人共同擁有你。

老公:如果你和其他男人有來往,他的臉色會很難看,甚至你給異性打電話過於投入,他也會故意在你身邊咳嗽。他認為老婆是他的。

 

男性朋友:你上課離教室很遠,他願意繞道而行先用自行車送你,哪怕自己遲到。

男朋友:絕對不會繞道送你上課,除非順路,因為他也有自己的事。只有有了成績,才有好工作,才能給你幸福。

老公:他雖然每天對你很不滿,埋怨你的菜做得不好吃,又不溫柔。但是他會在外面打拼,為了這個家而辛勤工作,為了你的幸福而努力,每個月的收入都會交給你,雖然有時會留一點點私房錢。

 

男性朋友:當你穿一件很漂亮但是有點暴露的衣服迪士尼美語價格的時候,或你化妝化得很漂亮的時候,他會誇你漂亮,可以把你說得好開心。他在討好你!

男朋友:他也會說你好美,但會嚴肅地補充一句:雖然這樣很漂亮,但只能穿給我看。

老公:幹什麼穿成那樣?你什麼樣我還不知道嗎?

 

男性朋友:當你生病難受的時候,他會問你的病情,說一些笑話逗你開心,讓你覺得他是世界上最關心你的人。

男朋友:如果你病得很重,他會整夜不睡都在擔心。如果你病不是很嚴重,他會不停地嘮叨,怎麼這次這麼不小心就生病了,關心到你煩。

老公:雖然平時不是很關心你,甚至不在乎的樣子。你生病的時候,他還會不停地埋怨你,沒事生什麼病,但你放心,為你端水端飯的絕對是他,當你第灣仔SALON二天醒來,他絕對是坐在床邊守著你睡著的,那時你會覺得其實他蠻可愛的!

 

結論:

男性朋友―他可能在追求你。

 

男朋友―他真的愛你!

 

老公―他離不開你,你已經成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

快樂的鑰匙

每個人心中都有把“快樂的鑰匙”,但我們卻常在不知不覺中把它交給別人掌管.

 

一位女士抱怨道:“我活得很不快樂,因為先生常出註冊有限公司 差不在家.”她把快樂的鑰匙放在先生手裏.

 

一位媽媽說:“我的孩子不聽話,叫我很生氣!”她把鑰匙交在孩子手中.

 

男人說:“上司不賞識我,所以我情緒低落!”這把快樂的鑰匙被塞在老闆手裏.

 

婆婆說:“我的媳婦不孝順,我真命苦!”

 

年輕人從文具店裏走來說:“那位老闆探索四十課程服務態度惡劣,把我氣炸了!”

 

這些人都做了相同的決定,就是讓別人來控制他的心情.

 

一位知名作家和朋友在報攤上買報紙,那朋友禮貌的對報販說了聲“謝謝”但報販卻冷言冷臉,沒發一言.

 

“這傢伙態度很差,是不是?”他們繼續前行時,作家問道.“他每天晚上都是這樣的.”朋友說.

 

“那你為什麼還是對他那麼客探索四十課程氣?”作家問他.

 

朋友答道:“為什麼我要讓他決定我的行為?”

 

一個成熟的人握住自己快樂的鑰匙,他不期待別人使他快樂,反而能將快樂與幸福帶給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