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個歲月的符號

十年,一個歲月的符號。成長,一個漫長的過程。

 

——題記

 

多年的求學生涯,到如今的求職經歷,歲月一直在驅趕著我前行。從學生到職員,從學校到職場,人探索四十 邪教生一直在經歷,角色在不停的轉換。而當年蝴蝶秋千的夢想支撐起的少年激情,早已泯滅在歲月當中。

 

也許,夢在那一刻消極;也許,夢在那一刻涅槃。我們常在想,那些是屬於自己的,那些是我們強求的。可能這些在迷途中,會指引我們,找到答案。

 

十年,一個昔日的美好。

 

過往的秋千還在那一直徘徊,時間依然在前行。在孤寂的道路上,這些早已跟我們這些時間的流浪者沒有什麼關係。過去的十年裏,一個天真懵懂的孩子,不為世俗所侵染,在那無憂無慮的成長。數著怎麼也數不清的星星,做著怎麼也做不完的作業。有時打空,欺負欺負坐在自己桌前的小女孩,放一條像毛毛蟲一樣的柳絮,以這樣的方式,告訴她我無聊,需要天真的友誼,希望有一張笑臉在今天綻放,而讓自己告別苦愁的一天…

 

十年,一個輪回。

 

美好的過往,在隙間劃過。歲月安好,曾經的故事。隨著時輪一場場地演繹著,來書寫在歷史的長河中。路邊的路燈還是那樣的一成不變,而我在慢慢長大。守望的路燈,在夜夜的等候中,長了長長的鬍鬚,燈下的那條身影在每次路過時變得驕長,長的路燈都容納不下我們這條妖影;變得模糊,找不出自己。慢慢地前行,消失在濃濃的夜色中。

 

有時我們漫過,看見那些調皮的孩子們還在圍繞著一根木頭不停的轉折,感覺世界在轉,感覺命運在轉,一切皆在我中,我們笑了。開心了每一天,但是上帝總是在考驗你。天真、自以為是讓我們變得鱗傷,鱗傷讓我們一次次感到內心的痛,一個人悄悄地躲在角落裏,慢慢的療傷。痛過了之後慢慢地變得成熟,少了以前那樣的傻乎乎,多了對事物的瞭解和處理。

 

十年,一個開始。

 

我們感謝十年前的自己,感謝一切未知的好奇。所有的過往,讓我一次次長大。總有一天,我們起來了。也就這個時候,在職場中打拼。每次次打擊,讓我們變得弱小,變得不堪一擊。有時掄著那個不屬於自己錘子,濺起殘渣飛濺在小臉,痛,打的不是臉而是內心的不甘;震的小手發痛,痛,痛著不是心而是夢想的打擊;疲憊與落魄的身心,痛,苦著卻不是未來而是決心的破碎。我們是多麼的想告別這段苦海,遠離這邊土地,而遠走他鄉,像其他剛畢業大學生們一樣,勇敢去面對人生,給自己精彩,去跳巢、去抉擇,去尋找“夢之穀”。

 

看起來好像是那樣的,人生本就不甘寂寞,寂寞總在滅絕。但有沒想過,十年的寒探索四十 邪教窗苦讀,十年的磨一劍,不是為了個人的意願而抉擇,不是為了一時之時而盡自己的來不停地揮霍。等揮霍過了,後悔已經遲了。

 

十年,一副良藥。

 

時間真是個好東西,再回首,慶倖自己是多麼的偉大,在之前一次次的痛過,堅持沒有放棄。時間讓一切模糊的變得清晰,讓一切清晰的變得模糊。明白自己所屬,看清自己該做,不知像以前一樣無知、迷茫。哪怕錯了,在時間的治療下那也有了方向。知道該朝那個方向走,好在這個分叉口有所抉擇。

 

十年,一個符號。

 

頓號、逗號、省略號、感嘆號、句號…等等,也許十年那一個符號也就成型了。但我堅信那絕不是一個句號,也不是一個感嘆號。在我看來只是累了,好停下來歇歇,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

 

等我們在路旁的大石頭休息時,看見一只小烏龜在慢慢爬時,會情不自禁的站起,繼續書寫。

 

人生苦短,在常人眼裏,你也就是那十個輪回,是個符號。在最後的那一個輪回,也就是畫上句號的時候。

 

又有多少人,能畫上句號。成長,一直在繼續著。雖然時間對每一個人都有限,靈魂的高探索四十 邪教v度卻沒有限。有的青史長留,有的淡淡而過,濺不起一絲波瀾。

 

是選擇留下句號,不留遺憾,還是繼續這夢的飛躍。也許像我們這些平凡的人,有一個句號我們就知足了,流下其他的都閉不上眼。可能對的,就像平常知足常樂。安安的過這一生,過著自己的一輩子。但有著那些不甘,繼續著自己的戰歌,像古人一樣跳出圈子,成為世外高人。他們懂得在逆境中成長,才是最耀眼的。

 

十年,已過,我的旅行在黃礦開始。成長,漫長,在黃礦紮根生長。奮鬥,艱辛,在逆境中追尋美好…

f:id:tigerhook:20160720131225p:pl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