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在文字中安然

喜歡讓思緒伐一葉小舟,在文字中暢遊,細細品讀春夏秋冬的安然,靜靜感悟花開花謝的從容,流年悲歡,人情冷暖,都在文字中一一釋然。文字的世界了,沒有薄涼的人情世故,沒有爾虞我詐的江湖險惡,一滴雨落,一片花開,都是美麗的詩行,一池春水,一彎秋月,都入了文人的詩,墨客的詞,讓靈魂安歇在文字中,獨享一份悠然。

 

其實每個人都有一個孤獨的靈魂無處安放,在繁雜的人世,在漂泊的紅塵,走過流年,感受不一樣的光陰,做著不一樣的夢,靈魂的深處,總是渴望一片清靜之地,讓自己的心靜下來,慢慢的品味歲月的蹉跎和生命的無常。

 

在一個夏日的午後,把自己關在書房,沏一杯茶,只品其清香,不聞之甘味,讓一縷清新淡雅美麗華導遊的香氣入鼻,讓心在淡然中放鬆。讀一卷喜歡的書, 書中有陽光,有雨露,有潺潺的流水,有撲面而來的風,靈魂在文字中,感受著那些雲淡風輕的時光,感受著那種淡雅的情懷,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只品茶讀書,不問塵世風霜,不想人情薄涼,品味著一字字的韻,一句句的味。

 

在文字中感受陶淵明老先生的“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悠閒的田園生活。一種嚮往,油然而生,一座矮矮的草房,一圈細細的竹籬笆,房前房後開滿了嬌豔的菊花,一朵朵菊花,都是詩人種下的一個信念。元稹說“不是人間偏愛菊,此花開盡更無花。”僧奇說“栽多不為待重陽,卻是真心愛澹黃”。人在花前站,弄花香滿衣,滿身的菊花香,欣賞著在花叢中翩翩起舞的蝴蝶,讓人心曠神怡,抬頭又見不遠處的南山,鬱鬱蔥蔥,高矮起伏,一輪夕陽,照耀著天邊幾朵悠閒地彩霞,幾只山鷹,鳴叫著盤旋在空中,那樣的意境,想想就醉了。

 

喜歡文字,喜歡文字是乾乾淨淨的,塵世的風霜侵染不了文字的純淨,江湖的險惡美麗華評價沾染不了文字的清寧。一篇美文可以讓煩躁的心漸漸平息,一句佳句可以撥開心頭的雲霧。“咬定青山不放鬆,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萬擊還堅韌,任爾東南西北風。”是怎樣的一種淡定與從容?人活著,就要有一種堅強不屈的精神,有一種不為風雨折腰的堅定。挺直了腰板,面對著艱難,只能靠自己堅強。車到山前必有路,只要自己不退縮,沒有人逼著你往回走。“疾風知勁草”,不經歷一回驚心動魄的歷程,不連滾帶爬的摸黑走一程,不狠狠的逼自己一把,自己都不知道,原來,自己還可以這麼勇敢。

 

人是一個孤獨的行者,身邊朋友千千萬萬,卻不是每個人都會圍著你轉,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要做,難免有時候,會感覺到孤單。陪你賞春花秋月的人很多,當你身陷囹圄,也許只有影子相伴。凡事要靠自己,靠牆牆會倒,靠人人會跑,有一段坎坷的路,註定要一個人走完。在沒人陪的日子,感受一下李白那種“眾鳥高飛盡,孤雲獨去閑。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的超然與從容,一個人同山水言歡,與草木凝眉,不攀高枝,只做一個閑雲野鶴,雖然詩中寫出了一種滄桑與無奈,但可以與山水為伴,寄情於山水間,也是一種欣慰。“高亭對月影成雙,客舍何人共酒缸。今夕相約同一醉,坐看金餅落澄江”。

 

讀一卷美文是一種心靈的享受,“舉頭忽見衡陽燕,千生萬字情何限。叵耐薄情夫,一行書也無。泣歸香閣恨,和淚淹紅粉,待雁卻回時,也無書寄伊。” 短短幾行字,多少癡情淚。一種期盼,一種心傷躍然紙上,讀著詩人流傳千古的佳句,感受著詩人描繪的對愛情的執著,對愛人的牽掛,和無奈的情思,不禁感歎,愛情可以美,可以醉,也可以變成一種毒,侵蝕著心扉。愛情的美是亙古不變的話題,“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最喜歡李清照的這首詞,淒美卻不苦澀,動情卻不心酸,愛若是落花,情若是流水,愛情又該是一場怎樣的天涯放逐?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一種做人的哲理千古傳唱。做人 ,不可能避免跟各種人打交道,只有親君子,遠小人,時美麗華領隊刻保持心底的清純,面對這個世界的紛雜,世間的是非曲直,沒有一個正確的標準,心中,卻要有一面鏡子,時時刻刻面對自己,好好的端正做人的態度。在這個物欲橫流的時代,保持一份自我的純真,不獻媚誰,不屈膝誰,面對著各種各樣的誘惑,要做自己的主人·,不要做誘惑的奴隸,不在燈紅酒綠中迷失了自我。做人當如蓮,在淤泥中生長,卻不受淤泥的沾染,經過清水的洗滌,卻不妖媚,一份淡雅,不招不搖,只將一份清香散發在人間。

 

品一杯茶,讀一卷書,靜靜的讀,慢慢的品,書中的每一個字,都有一個靈魂,讀懂了書,也就讀懂了人生,靈魂和理智才會插上翅膀飛翔。在這個夏日的午後·,靜靜的坐在時光的一偶,品一杯茶,讀一本書,讓靈魂靜靜的,只是靜靜的,就是人生最美的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