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輕似夢 芳華淡隨風

清涼的秋風最終把節日的氣息一掃而走。

 

佇立孤寥的橋邊,送行的目光總是空洞如千帆過盡的江面。就頭油多這樣一扭身,昨日已經遠去不在。

 

總是遲遲不願動手,不想把這樣一個節日的盛典一下子寫完,生怕一個句號就會把一份美好的心境結束。

 

苦痛的磨難會被歲月一絲一縷的揪長。而美好的時光卻總是很乾脆利索,留給這世界一個很乾淨的結局。沒有什麼可以刻意緬懷。沒有!

 

那些個節日煙火光焰的影形或許會夾雜張琛中醫在某些意念裏倏忽閃現。那些藥煙薰人欲醉的味道卻已不敢獨自一個人聞嗅。

 

心,很寥落,繁華散盡的平淡。熱鬧過後的寂靜。世界仿佛突然之間消失,連聲音都已死亡。

 

生命光彩,卻又煙花過後。

 

人生無非水流,卻又誰也作不了洪水。常常是涓涓細水,柔弱而且寥落,順了繁亂的河溝要流向哪里會路遇經過什麼,不算天意也是必然,人會在提速了的時光旅途裏丟失了幸福的羅盤。迷失了最初胸心絢爛的自我。在雜草叢生之下,結一些水到渠成的緣。把自己的人生,細心的運作。把那些慘澹的景色艱辛的奔波演繹得清靜神采並且釋然悲苦之中的歡樂。煙花一般!

 

此刻我在用力回憶。回憶那動情澎湃頭油多的一刻。那煙火沖天而起的奇遇。

 

有些生命自然而來的緣份,是約定俗成好了的。無力改變。只能精心的籌畫癡心的遙望耐心的守候動心的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