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硬幣的溫暖

他是一個建築工地的工人,有一個美麗的妻子,還有一個漂亮的女兒,女兒五歲多了,很幸福的一家,為了這個家他在工地上幹最髒、最累、最危險的活。可他從來沒吭過一聲,也從來沒有抱怨 zaz過一下,為了這個家每天流幾斤汗它覺得值得。他對生活充滿了希望,覺得自己再努力幾年,再賣幾年的力氣,就在這城裏付個首付買套房子,也算在這個城市裏紮下跟了,小女兒以後一定會很有出息。

 

可一次意外的事故卻讓這一切看起來都遙遙無期了,自從那天他從四樓摔下來這一切就不可能了。當他從醫院Amway安利醒來的時候,他再也感覺不到自己雙腿的存在了。為了救他的命花光了這些年所有的積蓄,還欠了一些錢。在多次找老闆討要醫藥、費賠償金未果的情況下,他們只好打起包袱回老家去了。

 

在老家沒過幾年妻子就帶著女兒走了。他覺得走了也好,帶著他這麼個累贅,這一輩子都得活的窩窩囊囊的。那天她們走的時候他也沒攔著,女兒是哭著被母親拽上車的,從此再也沒有聽見她們的消息。

 

妻子女兒走了以後,他被父母接回了家。快七十的老母Amway傳銷親還要每天給他洗衣服、擦身子,他覺得自己真不孝,還不如死了。父母看出了他的心思,把家裏的農藥啊、刀具啊都藏起來不讓他看見,每天老兩口看得他緊緊的,他也沒有輕生的機會。

 

一天母親把他推在門口曬太陽就去洗衣服了。這時早上上山打農藥的父親回來了,累的滿臉是汗,把剩的半瓶農藥和噴霧器放在門口就去井口打水洗臉。他看父母都不在,抓起農藥瓶解開瓶蓋他就把剩下的農藥喝了。這時洗了臉的父親回來規矩農具看見兒子在抽搐,農藥瓶還抓在手裏,知道不好,馬上打了120。幸虧搶救及時撿了條命回來。

 

在病床上他剛醒,父親就狠狠地打了他一耳光,這一安利呃人耳光差點又把他打暈了。“你這不孝的東西,想讓白髮人送黑髮人啊!”父親還沒說完這句話就老淚縱橫,泣不成聲了。看著父親哭的和小孩一樣,他覺得揪心的疼,他向父親保證以後不管再難也不會再走那條路。

 

多年以後父母相繼去世了,這世界上再也沒有一個親人了。他又想輕生,可想起對父親的保證他沒有再做傻事,在一個清晨他離開了村莊,又回到了以前打工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