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紅塵路,誰又是誰的永遠

人生如戲仿如夢,繁華轉頭盡成空。風雨飄搖裏,幾度陰晴圓缺;輕歎流年彈指一笑間,一切卻又都恍若昨日。

 

漫漫紅塵路,誰又是誰的永遠曾經的夢想,總在走走停停的日香港廣東單車遊子裏漸行漸遠漸無言;只留下一段曾經的回憶,蕩漾在心的最深處,在炎熱的季節裏溫暖漸冷的歲月。

 

昨日憂事亂我心緒,轉瞬皆成過往;驀然回首處,早沒了舊事的蹤跡,徒留悵惘。漫漫紅塵,誰又是誰的永遠?

 

前世的多少次回眸,終只是換得今生的擦肩而過,匆匆一瞥,逝若驚鴻,誰又記得最初的驚豔?我們只是陌路過客,天上人間的攜手,終只是曲斷弦傷的插曲。

 

逝去的永遠就失去了,追憶是一種殘酷;有時候枉然,有時候也是一種解脫。有一點是要記牢的,愛的時候,絕對是真心誠意的相愛。

 

被人記起或者淡忘都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我願意被人淡忘,至少,她不再恨我。又有誰說,愛之深,恨之切。

 

愛的最終若是恨的話,該怎麼忘卻?那麼,到底是忘Unique Beauty 好唔好還是念?人心時刻都在忘與念之間遊走,轉身的美麗和塵封的滄桑,幾人能看透?幾人能做到?

 

總以為,放下所有的糾纏,就可以不再漂泊,就可以面朝大海,等待春暖花開。可是又怎知,欲想忘卻偏難忘卻。

 

就那麼一聲輕輕的問候,就剝落了所有刻意偽裝的堅強。那微笑的偽裝頃刻間煙消雲散,那個一直埋葬在心底的名字,刺痛了記憶,模糊了雙眼。

 

原來,有許多事情,一直都不曾忘記;只是被記憶封存,放在心的最深角落,自己不去想起,卻也不讓外人觸及。只是,偶爾的夢見,卻還是格外的心痛,痛得自己不能呼吸。

 

漸漸冷卻的冬天漸冷的心,春風不曾吹暖過,夏雨亦不曾消融,是否經歷了秋霜後,會在冬雪的覆蓋下,將自己包裹得更嚴實。

 

漫漫長路,一切皆如煙花隕落,生生死死的輪回裏,嫵媚的是誰的紅顏?一千年的等待,一千年的守候,可我們始終只是彼此生命的過客,不是歸客,點綴了相思的顏色卻不是彼此的明天。

 

穿不過的紅塵勘不破的情緣,幾世的纏綿,終還迪士尼美語 價格是抵不過那苦澀孟婆湯的忘卻。任憑誰去問那地老天荒的誓言。

 

謹瑟的心事,欲說還休的埋怨;停留鍵盤的手,欲挽流年歎息。殘章缺詞,細描依稀塵封的洛水秦磚;一紙淡淡的彩箋,欲寄過往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