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華的回歸線

三歲時

 

她紮著可愛的羊角辮,眨著像星星一樣閃爍的眼睛站在院子中央,咿呀著向他伸手要那個蘋果。

 

他不說話,伸手遞給她那個泛紅的蘋果。

 

正值盛夏,工人們下了班,坐在大院裏歇涼。

 

這是一排低矮的平房,東南西北佈局圍成了的四合院,院子中央有neo skin lab 好唔好一顆大棗樹。他們都是工廠的工人,在這個城市的一角相聚,不分彼此簡單淳樸地生活在這個大院裏。

 

他們倆是唯一的兩個小孩子,總是在日複無常的日子裏帶給老老少少很多快樂。

 

有一種緣份叫做冥冥中註定。

 

他們,註定要出生於這個大院落,註定要在宿命裏Neo skin lab 好唔好兜兜轉轉磕磕絆絆。

 

五歲時

 

初夏的晨光灑滿了整個院子。

 

他在樹下撿拾著鄰家老大爺從樹上打落下來的大紅棗。

 

她背著小書包,依舊是那一頭的羊角辮,被媽媽牽著小手走出門外。

 

見她蹦蹦跳跳朝自己走過來,他站起身從口袋裏抓出一把紅棗放到她捧著的手裏。轉過頭又從口袋裏掏出一顆捏著衣角細細擦拭然後遞給她。

 

她把接過來的一把紅棗放進自己小小的衣兜裏騰出手來接過他遞來的那顆,放到嘴邊。

 

他們吃著棗,嘻嘻哈哈地走近那個離院子不遠Neo skin lab 好唔好的民辦幼稚園。

 

陽光是那麼溫暖,似乎是那一抹笑的純真讓兩個孩子緊緊地靠在一起。

 

院子裏,大棗樹吸收著陽光的溫暖在微風裏搖曳身姿,樹下老人撿拾著打落的紅棗,等兩個孩子回來逗他們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