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地的女孩

在南山的永福園陵每當周天你都會看見這個女孩,她總是帶著一只百合花,在89號墓前放好後,她會從口袋裏拿出幾封信,沒人能聽見她讀的是什麼,但每個人都可以看出她讀的是那樣認真、那樣深情。讀完信她會在墳前默默的把信燒了,然後一個人抱著膝蓋靜靜的在那裏坐很久很久。

 

墓地的女孩墓地的管理員們覺得很是好奇,因為除了節日很少有人像她這樣每週都來掃墓,而且每週都寫卓悅幾封信。雖然很好奇,可沒有人去打擾姑娘。就這樣來來回回,姑娘一如昨日,風雨未曾間斷。管理員們都很是欽佩姑娘的這種堅持。

 

在六月的一個週三早上,墓地像往常一樣的安靜,除了一對老年夫婦來過就再也沒有人來了。管理員們各自打掃著各自負責區域的衛生,這時不知誰發出了說了一聲:“咦?”打破了墓地的平靜。人們看見那姑娘又來了,可今天不是周天啊,大家覺得姑娘真是越來越奇怪了。

 

姑娘挎著一個籃子,當姑娘走到墓前的時候人們才發現那墓碑前已經放了好些東西,原來已經有人來祭拜過了。這時人們才想起早上的那對老夫婦,一定是他們。姑娘從籃子裏拿出了一只百合,還有幾盤水果,上了一炷香。做好這一切後,姑娘拿出了一封信像往常一樣的讀起來,信還沒讀完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管理員們都往休息室跑去,因為那是園陵中唯一可以躲雨的地方。姑娘無法也向那裏跑去。

 

也許姑娘是有些害羞,也許是不想給別人添麻煩,她沒有卓悅進休息室,她只是躲在外面的屋簷下,等雨一停她就想離開這。可是管理員們不忍心看姑娘一個人在外面躲雨,再三邀請她進屋子來躲雨,姑娘實在是拗不過,只好進屋去。一位阿姨給姑娘倒了杯熱水,在一陣沉默後忍不住好奇的老甲——墓地的管理員都這麼叫他,終於開了口。

 

“姑娘你是來看你男朋友的吧!”姑娘搖了搖頭。

 

“那一定是來看你的親人的。”姑娘還是搖了搖頭。

 

老甲實在是憋不住了,“姑娘他到底是你什麼人啊?”

 

姑娘咬著嘴唇,好像在很努力的回憶,喃喃的說:“他是我卓悅什麼人?”眼角有些迷離。這時大家都忍不住了。“姑娘你能給我們講講你們之間的事嗎?”“姑娘你就講講吧!”看著大家都快哀求了,姑娘深深的吸了口氣,可是可以看出還是難平心中起伏的心緒。姑娘講起了他們的故事。

 

那是兩年多前,姑娘被檢查出得了白血病,不過不是晚期,只要積極的配合醫生的治療康復的希望還是很大的。很快姑娘就住進了醫院,被安排在五號病房四號床。同病房的一號床還有一位病人,年齡和自己差不多,是一個小夥子,身體很是消瘦,不過透過臉部的輪廓一看就知道以前是一個大帥哥。聽母親說他叫徐彬,已經血癌晚期了,如果再找不到合適的骨髓進行移植可能活不過一年。

 

姑娘開始的時候很是積極的配合醫生的治療,治療效果也不錯。打化療的時候姑娘都沒吭過聲,可是在剪她那一頭長髮的時候,姑娘還是心疼的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