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沉藍色妖姬

喜歡夏宇橋沒有什麼特殊的理由,只是深深的迷戀上他曾經放在我腰際的手,說不出的感覺,是溫暖還是熾熱。他是一個極其不愛說話的男子,也沒有什麼不良的嗜好,很少抽煙,從不糜爛於燈紅酒綠。對我,他一直都是淡淡的關心,他從沒有說過喜歡我,但我知道,除我以外,他沒再找過別的女孩兒,我以為這樣淺淺的模糊不清的感覺會持續很久。

 

終於有一天他說,莫小青,我有女朋友了。我淡定的點著頭,微笑著道:“恭喜啦,嘿嘿。”他的表情依舊不多,很淡漠的看著窗外。沉默了很久他說,你還是我的好朋友,現在是,以後也是。我沒有問他為什麼有了這個女朋友,他也沒有主動的提及為什麼就選擇了那個叫若曦的女孩子做他的女朋友。

 

這一次,我沒在他的住處停留那麼長時間,出來時,已經夕陽西下,曖曖的餘暉斜照在身上,閃映了胸前的吊墜,這是他送給我的,他告訴我,看見這個就會想起他,我記得他當時似笑非笑的表情,又有些忍俊不禁的樣子。

 

酒吧“軒”靜靜的躺在勁瀾街18號,仿佛與每日門前的氣息並不符合,果真表裏如一嗎?外表的平靜會掩飾住內在的狂野?我小心翼翼的推開酒吧沉重的門,舞臺中央狂躁的音樂充斥了我的耳朵,本想離開,憂鬱過後,還是選擇了一個角落坐了下來。一個外貌俊俏的服務生走到我的面前,“請問小姐想喝點什麼?”我疑心聽錯了,那個聲音太讓我熟悉,抬起頭一看,果真不是,或許是我想他想得太深。他怔怔的看著我,讓我有些尷尬。“請問小姐想喝點什麼?”他又問了我一次。“有藍色妖姬嗎?”“有。”淡藍的顏色,透明清澈,我捏起高腳杯,一口一口的輕啜。甜甜的香檳味道,就那麼不自然的讓我回憶起和夏宇橋的初識,那些點點滴滴的幸福漸漸浮現腦海,或許這樣的回憶根本就不適合在這樣霓燈下想起,於是我目光轉移到了舞臺。那些野性十足的女子正在狂舞,我都沒想到我莫小青居然也可以沉醉在這樣的世界,我不禁黯然自笑,我的清純都跑到哪里去了?

 

酒開始在身體裏發揮作用,感覺臉在發燒,一陣一陣向上湧的熱感讓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身體上的行動,僅憑著曾經有的那一點點舞蹈功底,我在DJ熱曲中一展火辣的身材和舞姿。台下立刻起哄了,那些爛醉如泥的男子正在拍手叫好。儘管我醉了,但我仍然能夠聽得見他們的說話聲:“這是誰家的靚妞哇,舞跳的太有熱感了。”隨即,一只手就不壞好意的在我的癱軟的身軀上游走,我貌似太沒有力氣,抬起的手終究又垂下了。再後來我就沒有了感覺,也不知道自己後來回到了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