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的愛情

記得,十一歲那年,談戀愛了。那時候的愛情,總那麼簡單,卻還免不了很多羞澀的情懷,見了面,羞得說不出話,彼此卻依然充滿在一起的欲望,哪怕能多看對方幾眼,也算心滿意足了。“一日不見,如別三秋。”卻不明白想她的是什麼?她的美麗?或許是吧!她的柔情?還算過得去!她甜美的微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笑?可她不是經常對我微笑呀!大概都不是,而是因為那片默默的情懷只有她的存在。

 

後來,當那份最初的愛情逝去,也又談了不少的愛,可那種最開始的心跳;最曖昧的神態;最矜持的表現;及那顆最狂熱的內心,卻離我們而去。所以,總是大紅大紫,愛到曲終人散是,常常很坦白的擺下三個字“分手吧”。而對方的回答更為讓人愕然“您早就該說了……”。或許因為年青,我們才對感情不消一顧。就像玩玩具。玩過後,好玩了,再玩,不好玩了,拋棄。

 

又過了幾年啊!當我們的思想,感情進了一步喧嘩時,便開始一個人靜靜的座在家裏唱著《後來》,然後不停的抹眼淚,發現曾經有太多的愛情被自己錯過了,後悔了。然後又情不自禁的對著一些愛情歷史餘物輕輕的背誦著“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愛情放在我面前,我沒有珍願景村 退款惜,現在想起來後悔莫急,如果……”

 

在這般活力的年齡,我們可能認為世間最珍貴的東西乃“已失去,得不到。”最後只有信佛了,一切跟著感覺走,隨緣去。再也不去苛求一份虛無飄渺的愛情。認為一生人愛過那麼幾次也就足夠了,也許根底並非如此。可能還是年青,承受不了這愛情中的酸甜苦辣。

 

但歲月畢竟如流水,看似不動,卻在淌。當年青已成往事,外表還故做瀟灑,說這也沒啥了不得,會遇到更好的。但外傷易好,內傷南愈,帶著這破碎的愛尋覓下一個真愛,卻始終碰到一樣殘缺的愛,之後就再也不相信真愛了。最後年紀到了,隨便找人嫁(娶)了。把那些無情探索四十 呃人的眼神,甜蜜體貼的話語,絢麗繽紛的午夜,詩情浪漫的雨季……部壓抑或儲存在人生某段美好的回憶裏。

 

當一場大雪覆蓋了這一切,我們的情,愛,欲都被深埋了起來,只留下了一個飄雪的愛情故事,和一句真切的感悟——珍惜現在所擁有的幸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