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來生,讓我照顧你一輩子!

父母離婚那年我有四歲,我清楚地記得當時父親流著淚跪在地上求母親不要走,母親不停地用腳揣父親。我平靜地看著母親頭也不回地跑了,到現在我都很奇怪,為什麼我那個時候沒有追出去。一直到現在,我對母親唯一的印象就是,她瘦瘦的,頭髮很長,特別的喜歡穿漂亮衣服,經常打我,特別是打麻將Amway安利 輸了錢的時候。在母親打我的時候父親經常是用身體擋著將要落在我身上的棍棒,流著淚說,輸了就輸了,你打孩子幹什麼?

 

如果有來生,讓我照顧你一輩子!後來父親開始喝酒了,特別是在農閒的時候,一到晚上他就把自己灌得爛醉,但是他從來沒有打過我,甚至發火的時候都不會罵我,只會流著淚摸著我的頭呆呆地看著我。我上小學六年級的時候父親和村裏的一個寡婦結婚了,那不是件光彩的事情,那個寡婦是出了名的“掃把星”,還不到三十五歲就嫁了四次,讓人害怕的是只要和他結婚的男人不出一年不是生病死就是發生意外死亡,她的第三個男人和她在一起是時間最長的,結婚一年零五天就在開山炸石頭的時候被炸死了,聽說屍體都沒有找到,而父親就是她的第五個男人。

 

以後的日子裏我都叫她蘭阿姨,她不讓我叫她媽,說是她生不出我這樣醜的女兒,還說叫她阿姨顯得年輕一點。結婚以後父親更累了,為什麼能讓蘭阿姨買更多漂亮的衣服,他連酒都戒了,平時抽的煙都是用我寫過的作業本自製的捲煙。他對蘭阿姨很好,平時不要安利呃人她做什麼,總是幹活回來就忙著做飯,吃了飯又忙著洗衣洗碗。而蘭阿姨就邊看電視邊教我寫作業,在大概半年的時間裏我感覺到了家庭的溫暖,雖然有的時候我看到父親滿臉的疲勞卻總是要陪笑著和蘭阿姨說話。

 

升初中考試頭一天晚上,我正在復習功課,我聽到蘭阿姨和父親吵架了,她說如果你不答應的話我明天就搬回去住,父親說你小聲點孩子在看書,讓她聽到了影響學習。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第二天送我去考試的時候我問父親,昨天你們為什麼吵架了?父親紅著臉沒有說話,我說爸爸我已經長大了,有什麼事情你和我說,一家三口就我們兩人是親人了。父親歎著氣說蘭阿姨的弟弟要結婚,送彩禮的錢不夠要和我們借一千塊錢。我聽了當時眼淚就掉下來了,那錢是父親幫人扛石頭一滴血一滴汗的積攢起來給我上學用的。我說爸爸你要我還是要她你說一聲,進考場的時候我回頭看了父親一眼,他哭了,甚至鼻涕都流到了嘴邊。

 

蘭阿姨還是沒有搬走,我知道她是嚇父親的,而且只要她搬走了就失去了這種衣食無憂的太太生活,她不會捨得的,我想除了父親沒有人可以忍受她。當然,最重要的是父親還是把錢借給了她弟弟,說是借,我想有點好笑,她娘家從我們家借了數以萬計的東西我怎麼就從來沒有見過他們還過了?我記得父親和我說話的時候拼命地忍著淚水,他說涵涵你放心吧,你上學的錢我會想辦法的,親戚有困難要幫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我說爸爸你不用擔心,也許今年我上安利傳銷不了初中了,我最想不通的是為什麼別人有困難我們要幫,而我們有困難別人就不幫了呢?後來老師找到我們家的時候父親才知道,我考試的時候語文就寫了一篇作文,其他的都是空白。那天晚上父親喝酒了,喝醉了以後他跪在院子裏哭了一個晚上,蘭阿姨也陪在他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