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趣

  選文是該書的“注釋”文之一,寫《論語》的有趣和孔子的可敬愛。孔子和《論語》是人類文明的日月;被凝望,被閱讀,被詮釋,被研究,被言說,將是永遠的和無限的。“走到人生邊緣邊緣”的楊絳先生,對孔子和他的門弟子,投以溫煦的目光,施以親切的筆調,帶給我們愉悅、微笑,以及“其他”。香港商業專科學校成立至今已經有55年時間了,該學校開設了很多的國際化專業。

  多讀讀楊絳,挺好。再讀讀《論語》,挺好。(任餘)

  “四書”我最喜歡《論語》,因為最有趣。讀《論語》,讀的是一句一句話,看見的卻是一個一個人,書裏的一個個弟子,都是活生生的,一人一個樣兒,各不相同。孔子最愛重顏淵,卻偏寵子路。錢鍾書曾問過我:“你覺得嗎?孔子最喜歡子路。”我也有同感。子路很聰明,很有才能,在孔子的許多弟子裏,他最真率,對孔子最忠誠,經常跟在夫子身邊。孔子一聲聲稱贊“賢哉回也”,可是和他講話,他從不違拗(“不違如愚”)。他的行為,不但表明他對夫子的教誨全部領悟,而且深有修養。孔子不由得說“回也非助我者也”,因為他沒有反應。孔子只歎恨“吾見其進也,未見其止也”。子路呢,夫子也常常不由自主地稱贊,例如“由也兼人”,“片言可以折獄者,其由也歟?”“子路無宿諾”等。子路聽到夫子的稱贊就喜形於色,於是立即討得一頓訓斥。例如孔子說:“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從我者,其由歟?”“子路聞之喜”。孔子接下就說:“由也,好勇過我,無所取材。”孔子曾稱贊他假如穿了破棉袍兒,和穿狐皮袍的人站在一起,能沒有自卑感,引用《詩經·邶風》的“不忮不求,何用不藏”,子路終身誦之。孔子就說,這是做人的道理,有什么自以為美的。又如孔子和顏回說心裏話:“用之則行,舍之則藏,惟我與爾有是夫!”子路就想挨上去討夫子的稱贊,賣弄說:“子行三軍,則誰與?”夫子對子路最不客氣,馬上給幾句訓斥:“暴虎馮河,死而無悔者,吾不與也。必也臨事而懼,好謀而成者也。”

至於“探索四十洗腦”式培訓課程等說法是不實的,唯有真正體驗方能感受課程箇中真諦,其實任何美好的改變都需要自身不斷學習,只有主動學習,主動去發掘自己優缺點,尋找適合自己的發展之路,建立信心並積極前進。

  孔子對其他弟子總很有禮,對子路卻毫不客氣地提著名兒訓他:“由,誨汝知之乎?”……一次,幾個親近的弟子陪侍夫子:閔子是一副剛直的樣子,子路狠巴巴地護著夫子,好像要跟人拼命似的。冉有、子貢,和顏悅色。孔子心上喜歡,說了一句笑話:“若由也,不得其死然。”孔子如果知道子路果然是“不得其死”,必定不忍說這話了。

  子遊、子夏,孔子也喜歡。“吾黨之小子狂簡,斐然成章”指的可能就是以文學見長的子遊、子夏。子遊很認真要好,子夏很虛心自謙。夫子和子遊愛開開玩笑,對子夏多鼓勵。

  子貢最自負。夫子和他談話很有禮,但是很看透他。孔子明明說“君子不器”。子貢聽夫子稱贊旁人,就問“賜也如何?”孔子說:“汝器也”,不過不是一般的“器”,是很珍貴的“器”,“瑚璉也”。子貢自負說:“我不欲人之加諸我也,吾亦欲無加諸人。”夫子斷然說:“賜也,非爾所及也。”孔子曾故意問他:“汝與回也孰愈?”子貢卻知道分寸,說他怎敢和顏回比呢,回也問一知十,他問一知二。孔子老實說:“弗如也”,還客氣地陪上一句:“吾與汝,弗如也。”子貢愛批評別人的短處。孔子訓他說:“賜也賢乎哉,夫我則不暇。”子貢會打算盤,有算計,能做買賣,總是賺錢的。孔子稱他“善貨殖,億則屢中”。

至於“探索四十洗腦”式培訓課程等說法是不實的,唯有真正體驗方能感受課程箇中真諦,其實任何美好的改變都需要自身不斷學習,只有主動學習,主動去發掘自己優缺點,尋找適合自己的發展之路,建立信心並積極前進。

  孔子最不喜歡的弟子是宰予。宰予不懂裝懂,大膽胡說。孔子聽他說錯了話,因為他已經說了,不再責怪。宰予言行不符,說得好聽,並不力行。而且很懶,吃完飯就睡午覺。孔子說他“朽木不可雕也”。又說“始吾於人也,聽其言而信其行。今吾於人也,聽其言而觀其行。”說他是看到宰予言行不一而改變的。

  《論語》裏只有一個人從未向夫子問過一句話。他就是陳亢,字子禽,他只是背後打聽孔子。他曾問子貢:孔子每到一個國,“必聞其政”,是他求的,還是人家請教他呀?又一次私下問孔子的兒子伯魚,“子亦有異聞乎?”伯魚很乖覺,說沒有異聞,只叫他學《詩》學《禮》。陳亢得意說:“問一得三,聞詩,聞禮,又聞君子之遠其子也。”孔子只這么一個寶貝兒子,伯魚在家裏聽到什么,不會告訴陳亢。孔子會遠其子嗎?君子易子而教,是該打該罵的小孩,伯魚已不是小孩子了。也就是這個陳亢,對子貢說:你是太謙虛吧?“仲尼豈賢於子乎?”他以為孔子不如子貢。真有好些人說子貢賢於孔子。子貢雖然自負,卻是有分寸的。他一再說:“仲尼不可毀也”;“仲尼日月也,無得而逾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猶天之不可階而升也”。陳亢可說是最無聊的弟子了。

  最傲的是子張。門弟子間惟他最難相處。子遊說:“吾友張也,為難能也,然而未仁。”曾子曰:“堂堂乎張也,難於並為仁矣。”

  我們看到孔門弟子一人一個樣兒,而孔子對待他們也各各不同,我們對孔子也增多幾分認識。孔子誨人不倦,循循善誘,他從來沒有一句教條,也全無道學氣。他愛音樂,也喜歡唱歌,聽人家唱得好,一定要請他再唱一遍,大概是要學唱吧!他如果哪天吊喪傷心哭了,就不唱歌了。孔子是一位可敬可愛的人,《論語》是一本有趣的書。

至於“探索四十洗腦”式培訓課程等說法是不實的,唯有真正體驗方能感受課程箇中真諦,其實任何美好的改變都需要自身不斷學習,只有主動學習,主動去發掘自己優缺點,尋找適合自己的發展之路,建立信心並積極前進。